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平特一肖 > 范例重用 >

四个黄如论:一个政商关系的范本如何沦为标本?

归档日期:04-19       文本归类:范例重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四个黄如论:一个政商关系的范本如何沦为标本?黄如论说,“戴红花也戴过了,批斗也被批过了,我感到很疲倦,觉得中国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复杂了,绝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左右了的。”/

  黄如论说,“戴红花也戴过了,批斗也被批过了,我感到很疲倦,觉得中国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复杂了,绝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左右了的。”

  黄如论,世纪金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任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侨联常委、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等多项社会职务,中国最早的房地产富豪之一,以首善著称的“红顶商人”。

  前几年他一直声称自己没有“天线”、“后台”,没有所谓的高层关系,然而他还是越了雷池,2017年6月21日,这位“红顶商人”因涉嫌行贿犯罪,被福建省政协常委会免去了省政协常委的职务。

  黄如论1951年出生,小时候是个出了名的孩子头,经常把泥鳅和虫子放在女同学的包里,以欺负女生为荣,但学习成绩好,在班里数一数二。文革十年恰逢他15岁到25岁的青春躁动时期,虽只有小学学历,却通过绿林学校学得了经验教训,认识了忠奸曲直。

  文革爆发时的一天晚上,爷爷让黄如论拿了一本家谱,用塑料布包好,放在箩筐里,再用草木灰盖起来,带到山上埋了。在这份家谱中,黄如论发现他的先祖非常显赫,有的做了丞相,有的做了兵部尚书,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朱熹的女婿黄榦,先祖的光辉给了他很强的信念,“一定要有志气,不能一辈子受穷。”

  文革中,他参加过,臂戴袖章,高唱“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冲进了文革洪流中,“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到大风大浪中学游泳,喝过不少口水”,16岁那年,他被人家戴上写有“反军小丑反革命黄如论”的高帽子游过街。

  他出身贫农,伯父又是红军,按照当时的说法,他是红得发紫的双料“红五类”,黄如论多才多艺,会打拳,喜欢演戏唱闽剧,“表现突出”,很快就成了中冲锋陷阵的小头目,从家乡连江县“杀到”了省城福州。

  文革中,无论目不识丁的农民还是学富五车的教授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卷进了这一洪流,有人用“思潮是无法抗拒的”总结当时的社会环境。

  文革也让他长了见识,“因为我跟随的造反派组织成员都是厅处级干部、老红军、老革命,我在他们的身边,学到了他们的为人处世,也学到了怎么写文章。”

  黄如论说,“戴红花也戴过了,批斗也被批过了,我感到很疲倦,觉得中国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复杂了,绝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左右了的。”

  运动息鼓后,20岁的黄如论从福州回到家乡,走进了人生中的十字路口,茫然无方向。但安于山村,终生务农已不可能。他给自己写下明志条幅:水流千里,怎抵龙游三尺。

  黄如论出生于福建连江县的一个小渔村,连江是当代著名的偷渡之乡,有人问他是否偷渡去的菲律宾,他沉吟片刻,严肃说道,“我不赞成这种提法。”

  在福建当过几年小学教师,承建过几项建筑工程后,30岁那年,黄如论只身前往菲律宾淘金,立志学习国外公司先进的管理方法。

  刚来到菲律宾时,风餐露宿,语言不通,还有几次吃不上饭,因为没钱住旅馆而流浪公园,数着天上的星星度夜。他在菲律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纽扣厂打工,因为多次帮老板化解了矛盾,两年之后升任为厂长。

  黄总结,能干、听话,只能做一名优秀的员工绝不能当厂长,还要有做人的品格,这是衡量人心的尺子,不仅可以让人突破各种障碍,还可以交到知心朋友,得到老板的提拔和重用。

  在菲律宾,他只用了10年,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还将触角延伸到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西班牙等地,从农民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

  黄如论的资本原始积累之路是他讳莫如深的一段往事。《我心目中的黄如论》一书称,黄经由一位菲律宾牵线,参股并游说一位华侨巨富,也就是纽扣厂的老板,一同参与了濒临苏比克海湾的原美国海军基地地块的竞拍,这幅将被用于旅游建设的地块被黄等人拿下后,又进行了土地运营,淘得了第一桶金。

  他的运营手法可谓高明,根据土地资源特征、区位优势和升值空间,将地皮有机分割成了不同的地块,并通过合理搭配、优化组合,以优势价格卖给了韩国人、台湾人等。

  《我心目中的黄如论》一书的作者王朝柱是一位军旅作家,曾给多位政治人物写过传记。因为在北京世纪城买房与黄如论结缘。他们的谈话中也透露了许多与“政治”有关的细节。

  王朝柱跟他聊过商业与政治的关系,“商人不懂政治,一定赚不了大钱,这是为历史所证明了的,但商人,尤其是那些自视懂政治的商人却不可玩政治,否则绝不会有好下场。”

  1991年,黄如论从菲律宾返回家乡,成立福州金源房地产公司,这是一段“韬光养晦”时期,商业前景并不明朗,黄如论还是毅然决然地相信,他的回国投资不但不会赔钱,还一定能赚大钱。那时的政府部门一边欢迎华侨归国投资,另一方面配套的法律法规并不健全,很多侨商因为一个“拖”字就打道回府了。

  “我这个受到格外欢迎的侨商,就差把他们的门槛踏平了,好在我那时刚到不惑之年,又有着爱国的热情,所以不怕跑断双腿,几乎是天天登门和他们打交道。”

  他后来对长子黄涛说,不让他做房地产,“因为在这个领域,我是受尽了人生的苦难。房地产是一个项目牵涉面非常广的行业,一个项目往往要盖五十多个公章。当时的中国,办每件事情都要找人托关系、帮忙。你想想,有时盖一个章,我要找五个人。连打字员、经办、打杂、科长、处长都要说尽好话。五十多个公章,就要找二百多个人,你想想这个过程我要受多少气。”

  国泰大厦是黄如论在福州的第一个项目,正在建设中时,国家出现了炒楼歪风,福建省下了八个部委的通令,不支持外商开发房地产。黄如论觉得这不符合改革开放精神,通令迟早会收回,还是硬着头皮坚持把大厦封顶。

  大厦封顶后,福建省撤销了通令,国泰大厦成为中外商贾的抢手资源。后来,又因为抓住了福州旧城改造的契机,黄如论很快成为当地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

  90年代末,黄如论进军北京。京城地产界用“东财西世,南海北冠”形容四大家族,“世”即指“世纪金源”。“利用自有资金、采用现楼方式”的运作模式是他在京城一举成名的杀手锏。当时他只带了4亿元来北京,在他开发的项目中,最少的也需要投资8亿元,多得可以达到近70亿元,但他并没有大量动用银行的钱,即使开发资金密度高的商业地产项目世纪金源购物中心时,只向银行借贷13亿元,占总投资38亿元的一小部分。

  大规模、现房、低价,黄如论以四两拨千斤的大手笔方式,横扫北京房产市场。后来,黄如论把这种模式复制到了云南、贵州、安徽、江苏等地,所到之处,均给当地带来体量超过400万平方米的超大城中城。

  世纪金源把房子建到哪里,黄如论就把慈善做到哪里,他的慈善事业主要集中在教育领域,连江县黄如论中学、福建江夏学院、云南师大附属世纪金源学校、清华大学博物馆、中国人大如论讲堂等都是他的捐助成果。他常说,“我一不嫖二不赌,钱留给孩子还不如造福更多人来得有意义。”

  黄如论慈善榜的位置总是领先于富豪榜的位置,《联合早报》报道,黄如论去年以接近238亿元资产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49名,并连续13年名列中国慈善榜单前六位。在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慈善榜上,黄如论又以4.54亿元的捐赠成为中国“首善”。

  他的慈善事业不仅在国内,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2016年会见他时,提到菲律宾正大力推行戒毒工作,急需戒毒场所,黄如论当即表示捐建大型戒毒中心。黄如论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公司计划在菲律宾打造一个占地5万亩的国际旅游岛,打算在菲律宾买3万亩地建造一个工业区。

  黄如论为人低调,即使做慈善,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他说“这太张扬了,不好”,偶尔出现在颁奖台上时,也是感言最少,鞠躬最多的人。

  建桥集团董事长周星增把慈善作为“规避风险”,“不在当地做点事,刁难你的人太多。如果大量行贿,受贿者抓进去,我们也完蛋了。所以我要求各地的分公司,要送大礼就送给当地的人民,不送给个人。”《中国企业家》杂志2006年《慈善的真相》一文报道,黄如论对周的这种说法表示赞同,“捐钱为企业形象,是可以的。”

  对于坊间传言他“很有关系”,“走上层路线年接受《英才》杂志采访时称,“有人说我有天线。其实我所谓的天线是大众。你的产品有人认可,比任何天线都有意义。天线能把你所有的房子都买下来嘛?在北京这样的地方,有哪个天线能对你讲,土地出让金可以缓半年交?如果他们这么做,被人告发势必自身难保,一切还要靠自己。”

  然而他还是越了雷池。2017年6月21日,黄如论因涉嫌行贿犯罪,被福建省政协常委会免去了省政协常委的职务。新京报报道,2016年6月,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开庭,其接受贿赂名单内,世纪金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赫然在列。媒体报道,白恩培在收受巨额好处以后,亲自打招呼,指示地方领导“关照”这些项目。

本文链接:http://prozacraft.com/fanlizhongyong/140.html